创业人物

卫哲创业:“没有陌生人”是组建团队的原则

创业词典 chuangye.cidiancn.com

阅读: 139

卫哲对日期的记忆敏感而精准:他能回忆起创业团队首次真正到位当天的情形,也能随口说出首期基金募集是哪一天完成,更忘不了公司办公室正式启用的日子。

相信卫哲也记得2011年的2月21日。

因阿里巴巴2010年逾千名客户欺诈行为曝光,旗下B2B公司CEO卫哲为了“捍卫阿里价值观”而辞职。

但媒体对阿里董事长马云这一“挥泪斩马谡”的举动产生了颇大的争论。

日历总要翻页的。

辞职后的卫哲并没给自己“放个长假”,而是马上开始了如何转型的思考。

他不再想做“打工皇帝”,而是要做“创造价值”的投资人。

近几年来,PE(Private Equity,私募股权投资)在中国已经变异为People’s Equity(全民投资),泡沫正在放大。

身边的朋友们都劝卫哲别去“凑热闹”了。

然而,卫哲却认为时机刚好。

“当风吹得很大时,猪都会飞,鸟儿也用不着学习飞行。

”卫哲将宏观经济景气比喻为风的强度。

他认为当经济增速放缓时,企业就需要拼内功,自发地要求提升管理和运营水平。

那么,他们需要投资人给予的不仅是钱,还有管理和运营上的资源。

自称心态归零、“富一代创业”的卫哲总会自豪地说,“我们是第一家在中国有专属的运营管理团队的创投公司。

”他给自己的公司取名Vision Knight Capital,音译是“维新力特资本”,而意思则为“有眼光的骑士”。

2012年9月5日,卫哲的公司办公室至此时已启用一周年。

8月31日,卫哲带本刊记者参观了他在上海嘉里城的办公室。

凭窗北眺,左侧的世纪公园美景尽收眼底,右侧是和记黄埔在上海的高档别墅项目“御翠园”。

卫哲打造的首个基金名称“嘉御”二字,即分别取自“嘉里城”和“御翠园”。

设愿景,搭团队“创业就是做个体户,就是一个人拎着包开始的事情。

”从去年3月份起,卫哲花了两个月的时间,在头脑里酝酿创业的每一步。

“将来这个‘孩子’要长成什么样子呢?”当卫哲思考这个问题时,他发现自主创业跟当职业经理人的思维方式大相径庭。

“以前当经理人时,我觉得团队是天生的,公司似乎本来就有一批人在的;以前我加入一家公司时,只需要适应它的文化或者提升它的文化。

”他说,经理人首先考虑的是战略、业绩、计划、流程等方面。

而已踏上创业路的卫哲,明白他的首要任务是确定企业的愿景、文化和价值观。

“对文化和价值观的高度认识,对团队的高度重视,是我在阿里巴巴学到的。

”卫哲坦诚地说,他在阿里巴巴的五年,其实是变相的创业,这段经历让他在创业上有了更好的准备。

卫哲在加盟阿里巴巴之前,是百安居中国区总裁。

“假如当时直接从百安居出来创业,我可能会比现在更辛苦。

”而当他确定了“建立管理驱动型创投”的愿景后,他给嘉御基金的投资范围划明了边界:只能围绕创始人自己的特点来做行业投资,那就是互联网、电子商务、零售这三个领域。

“如果进入连我们都不懂的领域,那就谈不上能帮助别人了。

”从卫哲看来,一旦进入不熟悉的领域,就容易偏离了最早定下“管理驱动型”的目标方向。

细分这一目标,人力资源、市场营销、财务管理都分别是对企业的一种管理功能,那么按照这些功能,对应地引入这些运营专家,从而给予企业专业的管理服务和资源。

“我们并不想去接管企业,因此我们叫‘管理的功能型专家’。

”卫哲笑称。

在团队中最初的5个核心合伙人中,有“3个半”属于运营合伙人,即其中3个人分别来自于人力资源、营销和财务领域的实战派,而卫哲自称为“半个”运营合伙人。

“这是最有味道的组合。

” 卫哲介绍,在目前16人的团队中,有超过1/3属于运营团队。

目前,著名的PE如鼎晖、红杉等,都在加强组建国内的运营团队。

2011年3月成立的博裕投资公司,由前平安集团总经理张子欣与前德太集团(TPG)董事总经理马雪征联手创办。

“博裕有这两位运营专家在,我相信他们以后打造的运营能力也会很强。

”卫哲并不吝惜对这一同行的赞美,博裕与嘉御这两个基金团队成员都是大量的企业前CEO、前CFO。

“没有陌生人”是卫哲组建团队的原则。

在最初的五个合伙人中,有三位曾与卫哲是同事,且都有在阿里巴巴的工作经历;朱大铭在德同资本时就与卫哲相熟。

卫哲的助理也是从阿里巴巴带过来的。

目前16个人的团队成员中,“不仅相互认识,而且要超越认识,必须一起共事过且存在直接汇报关系3年以上。

” 卫哲对“知人善用”进行了量化的理解。

不过,这些团队成员在加盟嘉御基金时都只拿到“少于或等于原来水平的工资”。

卫哲给的理由是,他们还处于创业阶段。

傍大佬,募“资源”搭团队靠的是“知人者智”,而为基金募资则考验卫哲的“自知者明”。

“当你离开原公司创立一个新平台的时候,才可以看出你以前积累的人脉资源和信任,到底多少是基于原公司的,多少是你自己的。

”从去年3月份起,在搭建团队的同时,卫哲也着手开始动用此前积累的社会资源来募集资金,否则嘉御基金仍然是“无源之水”。

由于工作性质和地域等原因,此前在阿里巴巴的五年并非卫哲积累社会资源的“黄金时期”。

“我的社会资源在阿里巴巴还可能萎缩了。

”不过,得到阿里巴巴领袖马云的公开支持,似乎又是社会资源的升华。

去年4月,马云高调宣布出资嘉御基金,而这距离卫哲辞职的时间不到两个月。

马云支持老部下创业的消息,让更多企业家关注起这“含着金钥匙出生”的新基金。

从一开始,卫哲就不想浪费时间动员那些“手握重金”的投资机构。

“机构都是很犹豫的,它们对于一个没有业绩的新基金持怀疑态度。

”于是,卫哲选择的是从富商家族和企业家入手。

“我在汇丰银行担任过四年董事,当时跟香港各大家族积累了很好的友谊和信任。

”最著名的要数“小超人”、电讯盈科董事长李泽楷对卫哲承诺的出资支持。

今年8月,电讯盈科发布公告称,将对卫哲的公司进行不多于2500万美元的投资。

李泽楷参加了嘉御基金2012年投资者年会,出席的嘉宾还有香港“红筹股之父”梁伯韬、普洛斯CEO梅志明等。

卫哲的“小公司”并没达到进驻上海嘉里城写字楼的标准。

为此,卫哲亲自致电嘉里集团的郭氏家族,方才租下办公室。

卫哲的募资行动“顺风顺水”:他为嘉御基金I期募集了3亿美元。

“我们的出资人覆盖了香港最有实力的家族,覆盖了一线最著名的企业家,覆盖了欧洲百年老牌的家族,覆盖了东南亚的企业和家族。

”卫哲称,这是一张“让人震惊”的LP(Limited Partner,有限合伙人,即出资人)名单,背后能够撬动上千亿美元的追踪投资。

而在这些LP之中,有十几个人连协议都不看,只拿到签字页就直接出资了。

他们的说法是“反正卫哲你来做,我就绝对相信你”。

卫哲说:“这些是中国非常优秀的企业家,也是我多年的朋友,对我非常信任。

” 而此时的嘉御基金连一个储备的项目都还没有。

而海外家族则要走最严格的流程。

“我也很欣赏这个,即使他们是基于信任我才出资,但也要作充分的调查才落实。

”而卫哲“只做美元基金,永远不做平行的人民币基金”的承诺,让这些海外的LP放心,会相信他能专心打理好手头上的钱。

因为一旦他同时在做人民币基金,难以解决利益冲突——当一个项目来了,到底是用美元基金投,还是用人民币基金投?

下一篇:电商巨头——京东商城CEO刘强东创业史 下一篇 【方向键 ( → )下一篇】

上一篇:俞敏洪谈创业:成功者需要具备四种能力 上一篇 【方向键 ( ← )上一篇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