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投资

中国投资圈陷阱重重:谁是操纵死亡游戏的黑手

创业词典 chuangye.cidiancn.com

阅读: 240

中国创业者和投资者的矛盾正愈演愈烈。

先是拉手网创始人吴波被风投逼走,接着是24券CEO杜一楠与投资方发生严重对立,玛萨玛索血泪挣扎,紧跟着是红杉资本被指欺骗创业者。

当然还有李开复联合61家中国公司高管发表公开信,和美国做空研究机构“香橼”的口水大战。

迄今不知结论如何,但至少吸引眼球,引起公众关注目标已达到。

他们的身后,是愈发动荡和陷阱重重的中国投资圈。

中国众多创业者也开始质问与反思:资本催生的到底是财富还是泡沫,身后的风投到底是推手还是屠夫?资本悲剧层出不穷吴波,这位浸淫互联网十余载的拉手网创始人,已悄然消失于江湖日久。

“吴波确实是走了,很久没在公司出现了。

哎,这事儿弄的。

”9月中旬,面对业界风传的吴波被风投逼走消息,一位拉手网内部知情人士告诉记者。

上述内部人士称,“利润低,扩张快,成本控制不力”,这是资方对吴波管理不满的主要原因。

而上市遇挫,最终成为了导火索。

资本方最终全面介入拉手网日常管理,吴波职权被架空,脱离CEO职位。

这是一个从被资本牵引,到被资本控制的典型案例:过去两年,在投资者的驱使下,拉手前两年开始步入火箭式的扩张之路,但吴波的管理风格和能力没能从初创小团队的管理惯性中调整过来;而当大环境突变、战略与环境发生矛盾时,投资人又将责任推卸给创始人,收窄创始人的权力边界,破坏了企业的创新基因。

据说,投资人曾给吴波描绘了一幅快速上市的图景。

而在拿到投资后,吴波几乎天天要去见VC。

但吴波也并未因为来看项目的VC过多而选择性忽视,任何一个VC提出的不经意的小问题,吴波可能都会劳师动众,要求产品部门先改再说。

这里面有吴波的问题,更多的是VC问题。

“现在中国电商、团购等公司的后续融资协议,其实主要都是由风投说了算。

”24券CEO杜一楠说。

一语成谶。

9月下旬,杜一楠和投资方马来西亚集团撕破脸皮——双方你来我往,群发邮件互相指责。

杜一楠提出正式解除投资方工作组成员的职位,而投资方代表也宣布停止向24券注资。

对24券员工来说,他们不知道该相信创始人兼CEO,还是去相信指责前者私扣200万元的投资方。

这样的闹剧或悲情,在如今的中国互联网市场,正不断涌现。

比如玛萨玛索,一个原本男装自有品牌垂直网站,创业4年同比年增长率曾高达300%,在获得了红杉资本千万美元投资后,快速扩张和大力促销,如今陷入被收购、裁员以及资金链断裂的血泪挣扎之中。

“玛萨拿到了红杉的一笔融资后,说实话,这是整个悲剧的开始,我脑子再也不用去想这个品牌要去怎么做了,而是去想网站整体促销活动要去怎么组织,怎么去通过活动拉动新客拉动销售额。

”这是前玛萨玛索市场总监韩卉的反思。

“我问过自己多次,如果历史能够重来,我是否还会急着拿红杉那1000万美元。

”玛萨玛索创始人孙弘在流泪回复已离职的前市场总监韩卉时说:“已无路可走,只为活下去。

”玛萨玛索截至目前尚未被收购,而传言的收购方苏宁易购,则刚刚宣布以6600万元收购中国最大母婴用品网站红孩子,那是另一个悲情故事——2010年,红孩子的销售额为15亿元 ,2009年,销售额为20亿元。

资本进入后,红孩子2011年销售额为15亿元,2012年,以6600万元价格出售走完使命。

资本控制的中国市场毫无疑问,面对资本,企业创始人与投资者有着一致的趋利性。

然而,是什么让两者之间频频爆发矛盾呢?在创业生态链中,VC这一环节不可或缺。

过去这些年,很多VC凭借专业能力和职业操守,赢得了中国创业者的尊重。

例如,在互联网领域很多优秀公司的背后,如阿里巴巴、百度等互联网巨头,都有VC的贡献。

  但在加速中国互联网前进步伐同时,也从资本层面全面控制了中国互联网领域。

资本介入的领域,从WEB1.0的门户网站、搜索引擎、电子商务到WEB2.0的博客、论坛,到现在的团购、电商以及微博,国内所有的网络模式几无幸免。

据中国国务院研究发展中心近年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,在中国已开放的产业中,每个产业中,排名前5位的企业几乎都由外资控制;在中国28个主要产业中,外资在21个产业中拥有多数资产控制权。

这其中也包括新兴的互联网产业。

《报告》称,无论是微软、Google、雅虎、亚马逊这些互联网产业巨头,还是诸如日本软银、美国IDG、红杉这样的资本巨头,已悉数进入中国觅食。

经过10余年的渗透,如今,它们从资本层面控制了整个中国互联网各领域。

DDIC提供的《中国外资背景互联网企业榜单》显示,78家极具代表性的互联网企业身后,是清一色的境外资本。

如,阿里巴巴背后是日本软银和美国雅虎;慧聪网背后是IDG;当当网背后是华登国际和DCM;与土豆网有瓜葛的境外风投机构则更多,包括IDG、General Catalyst、GGV、美国洛克菲勒家族等。

在国外,风投往往被视为创业公司的孵化器,对创业公司的技术创新和改革提供巨大支持。

但问题是,在中国,很多风投往往选择“不作为”——来自清科的数据显示,2010年,我国共有106家企业获得投资,扩张期和成熟期的82家,占比77.6%。

“短平快”(投资少、周期短、见效快、效益高)成为风投们的共同选择。

以红杉资本为例,作为全球最大的VC,投资了苹果、思科、甲骨文、雅虎、谷歌等全球领先IT和互联网公司,不过2005年设立的红杉资本中国,与红杉美国关注新技术、趋势不同,在快进快出的中国VC投资规则下,红杉中国在资本进入后体现的都体现出规模化发展、快速上市的操作思路。

红杉投资的麦考林就是一个典型案例。

麦考林,昔日的中国B2C概念第一股,2010年10月,头顶“网络+店铺+电话邮购”商业模式创新登陆纳斯达克,上市首日大涨57%。

但两年后,其股价已经徘徊在1美元以下,相较上市首日收盘的17.26美元,股票下跌已95%左右,陷入“退市”危险境地。

麦考林的坠落正来自于红杉等投资者:为了做出一个样子给资本市场看,VC与公司合计起来在短时间内降成本、增肥营收、做漂亮数字,上完市后,公司质地迅速现出原形。

这成了众多创业者梦想破碎、企业悲惨结局的根源。

下一篇:VC/PE为婚庆“着迷”:潜在市场5000亿 格局高度分散 下一篇 【方向键 ( → )下一篇】

上一篇:英特尔宣布10笔投资:云存储Box与两家中国公司 上一篇 【方向键 ( ← )上一篇】

手机词典

扫一扫查看 词典手机版

www.SHCD.me

友情赞助

shcd.me

创业

地图

顶部